代孕护理 首页 > 代孕护理 > > 正文

我身边的8位猪妈

2015-07-17 15:41:20   

暖洋洋的周六的下午,中关村购物广场里人流如织,亲爱的M我的大学同窗、最好的朋友,脸上闪过一丝不轻易发觉而又幸福无比的浅笑,一边悄悄地抚摩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一边开着打趣对我说:“我们歇会吧,笑笑醒了,他呀,开始锤炼身体了。”

笑笑,这个还在M肚子里的小家伙,这个即将在今年8月底出生的“猪代孕宝宝”,就这样用他的几个翻身或是一套广播体操,打断了我们刚刚昂扬起来的购物乐趣。我们手上购物袋里还只有一件代孕妇常用的防辐射服,是M买了送给她刚刚代孕的好朋友的,样式和她自己身上穿的那件一样,打了8折后600多元。令M自己觉得极具戏剧性的是,她所供职的计生委今年竟然也难逃猪代孕宝宝海潮的“侵袭”,“电梯里,办公室走道里一下多出来那么多和我一样骄傲地顶着肚子的代孕妇”,令M的主管引导头疼不已地埋怨,计划生养工作要从本部门做起在星巴克里坐了下来,热爱咖啡的M面对我端来的卡布奇诺摇了摇头,而是选择了牛奶。看着面前这个衣着时髦代孕妇衫、小口喝着牛奶、不时暴露一丝笑意的准妈妈,我也不由得哑然发笑,传说中的“猪代孕宝宝”就这样来到了我们的身边,如此真实,如此迅速,而且又如此攻势激烈记得在1月初的某天,M激动地告诉我,她代孕了。而这竟是那短短一周中,我听到的第四个关于“'猪代孕宝宝'来了”的消息其他的三个“猪代孕宝宝”分离属于我的中学同窗、同事和老公的大学同窗好像在忽然之间,出生于上世纪70年月后期的我们,同时晋级为人父人母,或者正在为晋级为人父人母而做着准备。同窗集会、同事闲谈,话题的中心也不再环绕着找工作、买房、成婚或是感情中的小磕小绊,孩子即将出生的新生命,开始渐渐成为每次集会谈论的中心。短短四个月,“猪代孕宝宝”一个接一个来到我们身边,细细一数,仅仅是北京的朋友圈里,我的身边竟然已经有了8个代孕妇“如何你们都选今年?非要生个'金猪代孕宝宝'吗?”每次和准妈妈聊天,我老是不由得抛出这样的问题“我婆婆说今年是金猪年,生出的代孕宝宝是福星高照,其实,我自己倒无所谓。”代孕4个月的X在媒体工作,她笑着说,“既然老人家讲究,自己的条件也差不多了,我也当是如虎添翼,为孩子讨个吉利了。”

“我主要觉得按照自己的岁数、经济条件、生活状况,已经到了准备生孩子的时候了”,身为公务员的G已经代孕6个多月了,见到她的那天,她正在为即将出生的“猪代孕宝宝”做着准备。面对“为何要生'猪代孕宝宝'”这个问题,她淡淡带过,看得出来,G的心机已经都在将近降临人世的“猪代孕宝宝”的身上了“所谓'金猪'只是风俗中讨吉利的一种说法,碰上了挺好,碰不上我觉得也不用刻意而为。其实,我在代孕前并没想那么多,只是觉得自己的岁数差不多了,各方面的条件也都具有。既然自然而然地代孕了,那么,生个'猪代孕宝宝'也不错。”在国家机关工作的D的答复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尽管8位准妈妈的答复各不相同,不过,为了生个“金猪代孕宝宝”而选择在今年代孕生子明显不是主要理由。我身边的这8位准妈妈,都是大学以上学历,岁数在二十八九岁高低,多数为第一代独生子女;工作大多数是在国家机关、事业单位,而且已经有了五年左右的工作经历,具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;个人的家庭生活也都在这两三年内进入了安稳期,大多在成婚时就已经贷款买了房;夫妻两边的父母大多刚刚退休三四年,身体健康,既没有过多的家庭包袱,也乐意帮忙子女照顾下一代。可以说,不管从岁数、经济实力、生活状况上来看,还是从心理状况上来看,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为人父母的准备固然,“猪代孕宝宝”是自然而然地降临了,但是,一场充满竞争的角逐却也出人意表地拉开了帷幕“在饭馆吃饭、到商铺买衣服、走在街上,老是能碰上和我一样挺着大肚子的准妈妈,刚开始还觉得挺亲切,大家常常互相交流,但是,在医院排着长队等着做检查的时候,我就有些担心,这么多的'猪代孕宝宝',到了快生的时候,医院能住下吗?我看了北京卫生信息网上的发布,持续好多天,北京妇产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、北大医院等10多家三级医院产科的空床数都为零。”预产期在今年6月末的G准备在北京医院生产,每个月的列队检查是她最烦心的时候,现在她正在思量依据自己的预产期,提早预订床位“每来一次,我就紧张一回,排几个小时的队,10分钟就检查完了。医院的代孕妇多了,走廊就显得特别拥堵,大家都挺着肚子,战战兢兢地肚皮蹭肚皮地挪过去。”

而刚刚得知代孕的Z已经开始为在那边检查、在那边生孩子忧闷了,“我家离海淀区妇幼保健院近来,但是大家都认准大的妇产专科医院,挂号就成难题了。像在海淀区妇幼保健院要想挂到上午的号,常常早上5点半就要去列队,现在每个月检查一次还好说,等到举动不便、产期附近,又要每周检查的时候,可如何办呢?”

不仅如此,在那些针对准爸爸、准妈妈创办的育婴学校里,也是门可罗雀。“我去医院提供的产前讲堂听过一次,本来认为会是电视里那样的十几个人的小班,可没想到,一进门,是一个途径教室,满当当的挤着大肚子的准妈妈,少说也有一百多人”,G笑着描述着听课的时势,连听课也要肚皮挨着肚皮,这情况可让她吃了一惊列队检查,列队听课,列队住院,列队生产,愁坏了准妈妈。不仅如此,孩子生下来后的准备工作也已经早早的开始进行了“瞧,这是月嫂的公约,今年二月我就签了”,还有两个多月才要生产的G已经早早地订好了月嫂,对于月嫂每个月2800元的工资,G觉得很合算,“今年要出生的孩子多,月嫂的工资也是随行就市,涨得好坏,我预定的这位,是朋友引见的,还打了折。其实,能定上月嫂,我就已经挺合意了,月嫂公司告知我,很多月嫂在培训刚一结束就被抢定一空了。而且,生孩子平生就一次,月嫂工资多少不是主要问题。”

不仅是聘请月嫂,孩子将来的吃穿用也都开始提上日程。我身边的这些准妈妈有的已经开始挑选代孕婴儿用品了,代孕宝宝被、学步车、玩具、尿布、睡袋枕头、吸奶器等,还有钙片、叶酸、蛋白粉、VC、VE,鱼油和海参都不能少M的父亲是一位退休教师,这次为了照顾女儿和未诞生的外孙,也从千里以外的家乡赶到了北京。这位心细如发的准外公,已经精心地考察了代孕婴儿用品市场,“比方,尿不湿,售货员告知我,不满周岁的代孕宝宝平均每天大约要使用5片,而每片卖2元3元,那么,一个月这就须要300元至600元”,在他的预算中,一个新生代孕宝宝每个月起码花费2000元以上,“看来,我们可以开一个代孕婴儿用品商铺了!”M的爸爸开打趣说而刚刚从国外留学归来,在媒体工作的L甚至思量是不是应当选择到昂贵的外资医院生产,“毕竟那边的条件更先进,价格是贵了很多,但是不用列队,大夫也可以提早预定,这样我可能心里更有底。”

我身边的这8位准妈妈大多是变革开放初期出生的一代独生子女,她们的思维方式、受教导程度、生活见解以及花费见解已周全更新。面对可能是平生一次的生养大事,她们花费见解前卫,花钱的多少并不是她们思量的重点,而品格、质量、安全性、科学性,则是她们所关注的“其实,孩子的健康才是我最关怀的问题”,X的话道出了这些初为人父人母的朋友的心声。在这8个准妈妈中,她的故事尤其特别,代孕后X意外地查出自己有甲状腺的问题,而孩子的多次检查结果均为正常,但是,大夫也说不好她能不能生出健康的代孕宝宝。面对这一个已经在自己体内4个多月的小生命,X在母性和理性中挣扎,她每周要来回两家医院检查,“其他的我都不希冀,就是渴望着能够生出一个健康的孩子。”

说到猪代孕宝宝,X的表情总是复杂的,对于新生命的期盼,可能每一位准妈妈都不一样。G在拍过一次彩超后,告知我,那天她看到了孩子的笑容,犹如鲜花一样的美丽,这让她忘掉了代孕几个月来的所有辛苦。

上一篇:去那边看对比好呢
下一篇:代孕妇看电视代孕妇能看电视吗

Copyright 天地人和代怀孕网 © 版权所有